大连网站建设
当前位置: 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行业新闻 >>  浏览文章
时间:2019年09月17日 信息来源:网络

华为愿出售5G技术渴望对手 但不转让员工!

华为“心声社区”刊登了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于9月10日接受《经济学人》的采访纪要。

1568650264893.jpg

在采访中,任正非介绍了今年前8个月华为的财务表现,收入累计增长19.7%,利润和去年持平。谈及利润没有增长的原因,他解释说,主要是战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,华为增加了几千名员工,都是高素质人才,来修补被(美国)实体清单击穿的“洞”。

“现在从5G……到核心网,网络的“洞”我们已经补完了。我们在9月18日将要发布昇腾AI集群,1024节点,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。”任正非说道。

任正非表示,之前终端在海外出现了下滑,下滑的速度在减慢,10%左右。

在9月19日即将发布的华为Mate 30系列预装服务方面,任正非表示,没有预装Google的GMS生态系统。

任正非称,首先,我们还是想继续使用安卓系统,我们和Google还是很友好的。如果美国政府不准我们使用,我们也有替代方法,但是如果要进行替代,需要两、三年时间才能完成。所以,终端海外销量在这段时期有所下滑,我们认为是正常的。除了生态应用以外,我们的手机还有很多特殊的优质性能,因此我们认为还是会有客户喜欢和接受我们的产品的。9月19日在慕尼黑发布Mate 30手机,要根据那时的发布情况来看,里面装载了什么东西。

他还向《经济学人》确认,华为可以一次性授权许可5G技术和工艺转让给西方国家,许可别的西方国家也生产同等的设备。而对于记者的追问,这位华为创始人强调:“只是技术秘密,不可能连员工都转让了。”

Patrick Foulis:我们知道您的工作之一是要重建信任,华为公司有没有考虑在重建信任方面提出一些激进的选项或者方案?比如说把中国市场外的部分5G业务卖给其他公司,有没有考虑这样一些激进方案调整公司架构,从而重建信任?

任正非:我们不太可能采用引入外来投资者的方案,因为投资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为中心,而我们公司是理想高于投资利益。至于技术是不是可以许可转让给西方国家?可以。不是部分,可以是全部。华为的理想是“为全人类提供服务,努力攀登科学高峰”,有更多人来一起完成,符合我们的价值观。因此,能否许可别的西方国家也生产我们同等的设备?可以的。

Patrick Foulis:跟您再确认一下,您说的转让是把某些区域的5G业务卖出去,还是指技术许可?

任正非:技术和工艺都可以许可,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再研发。

Patrick Foulis:这种模式下,华为员工和相关的设施、场地一并转让还是只是知识产权?

任正非:只是技术秘密,不可能连员工都转让了。

Patrick Foulis:可能的合作伙伴会是哪些?例如在美国哪些公司在考虑之列?

任正非:从来没有人跟我谈到过这个事,我也不知道哪些公司是可以的。

Patrick Foulis:您也知道硅谷包括整个美国会有很多人读我们这篇文章,所以这也是很好的机会向他们宣传。

任正非:对啊,平衡矛盾,平衡斗争。

David Rennie:我和Foulis都在美国常驻过很多年,所以,我们的读者有一半以上常年居住在美国。您向美国政界和商界传递信任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,但有些美国政客对华为的具体技术并不关心,他们真正关心的是更大的问题,即为什么要让中国公司在美国建5G这么敏感的技术?因此,你们在美国遭遇的政治问题是很难解决的。从您的角度来看,刚才提到的5G技术转让也好或者这方面的解决方案也好,规模会有多大?华为能够接受多大程度的5G技术转让?

任正非:当我们把技术全部转让以后,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去修改代码,修改代码以后,相当于对我们屏蔽了,对世界也屏蔽了。美国5G是独立的5G,没有什么安全问题,它的安全就是管住美国公司。不是我们公司在美国卖5G,而是美国公司在美国卖自己的5G。

《经济学人》驻香港亚洲科技记者Hal Hodson:任总您有没有想过,除美国之外,你们可能也会在非洲或者欧洲的一些国家遇到新的实体与你们竞争5G?您预想过这种竞争吗?或者您觉得会是什么样的?

任正非:是可以竞争的。

《经济学人》驻上海资深中国商业记者Stephanie Studer:关于转让金额,您心中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数字?

任正非:没有数字,你们刚提出来,我还没有算账。

Stephanie Studer:有没有一个范围呢?

任正非:我说不出来金额范围,技术范围可以讨论。

David Rennie:从政治的角度来看,接受华为5G技术转让的公司是美国公司比较好,还是欧洲或日本公司更好?还是您认为因为你们面临的问题主要是美国,所以把你们的5G技术卖给美国公司更好?

任正非:主要看你能打下多少市场来,如果你买了技术,占领一个很小的市场,那是不值得的。必须要占领一个很大的市场,自己要先评估是否有能力占领这么大的市场空间。

Patrick Foulis:像这样激进的方案,您认为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实现?几年?还是很快就可以实现?

任正非:很快。



(编辑:小酷)

 


上一篇:财付通遭央行处罚 回应称大部分已完成整改
下一篇:没有了
 

售前客服

售后客服

微信二维码